返回上一页 第4582章长生,问真仙 回到首页

第4582章长生,问真仙
帝霸第4582章长生,问真仙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
长生,问真仙。这短短的一句话,只有五个字,却犹如惊雷一样在耳边炸开了。

一时之间,让人不由浮想联翩,真仙,这样的一个词,或许一直以来都挂在大家的嘴边,但是,又有几个人真正去理解过它,或者是揣摩过它。

真仙,多少修士强者曾经谈论过这个词,但是,又有几个人知道它的真正意义,或许,对于许多修士强者而言,真仙,这样的一个词,那也仅仅是一个名词罢了,那仅仅是一个符号罢了,没有更多的价值了。

但是,当真正达到足够强大的的存在,特别在求长生道路上的无敌之辈,真仙,对于他们而言,那可是非同凡响的意义,或许,曾经对于不少的无敌之辈而言,真仙,这两个词,乃是代表着终极,终极的奥义,终极的大道,终极的无上……

或许,对于无敌之辈而言,自己所需要的答案,或者人世间的所有答案,都在“真仙”这两个字之中。

“真仙。”太一神少一时之间也都不由为之失神,轻轻喃昵,对于这样的一个词,他也是十分的敏感,因为,他在宗门之内,常与长辈老祖论道,对于这些年岁已高、寿元将尽的老祖而言,所求必是长生,所论长生,必论极真仙。

所以,对于真仙的含议,对于真仙的理解,以太一神少而言,只怕他是远远超超许许多多的凡俗之辈、超越许许多多的修士强者。

“真仙问道,又求于何?”中天人皇在这刹那之间,有了一个更发散、更遥远的想法,这样的念头,在这刹那之间从脑海之中一闪而过。

“真仙问道?”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,轻轻摇了摇头,说道:“这个就没有人能给你回答了,世间可有真仙?若是无真仙,又何来问道?真仙若问道,那也得先成就真仙,否则,一切那只不过是空谈罢了。”

说到这里,看了中天人皇一眼,说道:“问道修行,可漫思遥远,也可遐想无尽,只不过,大道初于足下,并非是空中楼阁也。”

“弟子聆听教诲。”中天人皇回过神来,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。

“道,可行,也可法,更可执之……”今日,李七夜心神舒畅,开口讲道,徐徐道来,一字一词,犹如如珠玑。

在这刹那之间,简货郎他们也都知道此乃是万载难逢的机会,或许千百万年都难遇到李七夜讲道,今日,他们有缘能听得李七夜的讲道,乃是人生大造化。

所以,在这个时候,简货郎、算地道人都不敢有任何的杂念,屏住呼吸,收敛心神,全贯住地听李七夜讲道。

与此同时,中人天皇、太一神少也都是聚精会神地听着李七夜讲道,听到妙处之时,他们也都不由神游,周身散发出了种种的光华,必有大悟之处。

同样是听李七夜讲道,在这过程之中,在领悟之时,中天人皇毫无疑问是超越简货郎他们的。

李七夜讲道,深出简入,一语一词,都犹如大道洪钟,在他们的脑海之中回响着,犹如是晨钟暮鼓,每一句话每一个词,都在他们心神之中回荡不止,甚至对于简货郎、算地道人而言,犹如是当头棒喝。

在他们全神贯住听李七夜讲道之时,每一句话,每一个词,可以说都对他们有着无限的益处,听贯一席道,胜修万年行。

当李七夜讲到妙处之时,更是斗转星移,一切都美妙无比,如处于仙境一般,一时之间,让中天人皇他们流连忘返,整个人都沉浸在了这无双大道奥妙之中了。

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李七夜已讲完大道,闭目养神,坐在那里,犹如是睡着了一样。

而中天人皇他们则是沉浸在大道的奥妙之中,久久回不过神来,李七夜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,在此时此刻,依然是在他们的耳边萦绕,在他们的脑海中回荡着。

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中天人皇率先回过神来,伏拜于地,恭恭敬敬,说道:“公子传道,弟子没齿难忘,终生受用,永铭于心。”说着,再拜。

李七夜看了中天人皇一眼,笑笑,轻轻摆了摆手,说道:“去吧,大道漫漫,必有大造化。”

“弟子明白。”中天人皇再拜,恭敬无比,最后这才告退,踏空而去,瞬间消失。

过了好一会儿,太一神少这才回过神来,他也狂喜不止,对李七夜大拜,说道:“多谢公子,感激不尽,他日公子需要的地方,尽可使唤。”

李七夜淡淡一笑,受了太一神少的大礼,淡淡地说道:“你也是因缘会际,得了造化,去吧。”

太一神少也不敢逗留,这对于他而言,已经足够了,听李七夜一席讲道,可谓是让他参悟极多,称得上是大悟也,胜他几十年的苦修,这能不让他一辈子受益无穷吗?

太一神少再拜之后,这才飘然而去。

过了甚久之后,简货郎和算地道人这才回过神来,毫无疑问,以天赋而论,简货郎和算地道人都不如中天人皇、太一神少。

特别是中天人皇,天赋之高,让人为之咋舌,特别悟性之通透,更非是同辈中人所能相比的,甚至是天下之人,都难有与之相比者。

“都走了。”简货郎看了一下,发现中天人皇和太一神少都走了,都不由啧啧地说道:“跑得这么快。”

“唉,早知道问问中天人皇。”见中天人皇走了之后,简货郎不由有些懊悔,说道:“问一下她是出身于什么门派,什么传承嘛。说不定她就真的是出身于书香门第世家,说不定人家就是一介散修。”

“你见过这样的散修吗?”算地道人不由乜了简货郎一眼。

仔细一想,好像这话也对,中天人皇,不论气质,还是实力,又或者对于大道的领悟,都不像是出身于散修,那种无上的贵胄,非是出身于草根散修所能相比的,事实上,出身于草根散修,只怕是无法拥有着这样贵胄无双的气息。

或许,只有出身于那种高贵无比的世家,才能拥有着这样贵胄无双的气息吧。

“话不能这样说嘛,你总得给世人一点幻想,或者给世人一点点的慰藉嘛。”简货郎瞅了算地道人一眼,不服气地说道:“如果说,中天人皇都是出身于庞然大物,那对于天下修士强者而言,特别是亿万之计的芸芸众生而言,那是多大的打击。天疆五少君,真仙少帝他们四个人都已经出身于大教疆国,都是出身于庞然大物,通俗简单地说,一群修二代……”

“……连通往道君的道路,都被修二代给垄断了,那么,底下的小修士门,那是多么的绝望。现在有这么一个中天人皇,至少出身不明朗,最有可能出身于散修,未来若是能成为道君,对于这个时代的小修士而言,多少也有一些藉慰。”

听简货郎这样一说,不知道什么时候,他好像是改了性子一样,怜悯世人一般。

算地道人不以为然,淡淡地说道:“千百万年以来,又不是没有道君出身于散修,也不是没有道君是出身于草根,也不见得对于世人有多励志,难道听了他们的故事,就能一下子插翅而飞?能大道前行,乃是因为道心坚定。”

“这话说得很好。”李七夜赞了一声,说道:“大道前行,乃是道心坚定。”

“小的只是随口说。”算地道人得到李七夜一声赞,还是很受用的。

简货郎瞅了算地道人一眼,说道:“切,不就是你瞎猫碰到死耗子罢了。我就是喜欢听这样的故事,中天人皇是散修,天下散修崇拜之。”

“就算是中天人皇是散修,对于她而言,也不一定是好事。”算地道人淡淡地说道:“未来一日,证道果,争道君之位时,若是散修出身,中天人皇可是处于劣势,她将是要面对真仙教、三千道这样的庞然大物,可谓是有成千上万的老祖扑杀而来。”

“这话又是有道理。”简货郎不由摸了摸下巴,说道:“真的要夺道君之位时,真仙教也好,三千道也罢,都不会是讲什么情面,必定会撕下什么大道正派的虚伪面孔。”

事实上,这也不足为奇,千百万年以来,多少争夺道君之战,这样的绝世大战,当然不仅仅只有未来的道君参战,还有各大疆国传承,也有种族之间混战。

到时候,不仅仅比的是少君之间的实力是有多么的强大,更比的是背后有着多少强者或无敌之辈给他撑腰。

如果说,中天人皇仅仅是一个散修,她背后只怕难有无敌之辈撑腰,在这一点上,是无法与真仙教、三千道抗衡的。

“若是把成就道君指望于他人护道,那么,再了不起的天赋,再无双的悟性,也一样成不了道君。”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:“道君之路,乃是需要自己去参悟,自己是修练,在这个过程之中,有血战,也有生死,否则,所谓的道君之路,那只不过是纸上谈兵罢了。”

帝霸 https://shuhuanews.com/novel/96307/index.html